华文教育海外现状:在美国教学到底难在哪儿?

2019-05-30  来自: 教育理念

3)永远不要在非工作时间内使用《番茄工作法》。

2019年8月1日之后毕业的全日制在读生不属于此次考核招聘的范围。未在规定时间内取得相关证书的,不予聘用或不予进入下一步招聘环节,责任由应聘人员本人承担。③服务期满、考核合格等证明材料要求:证明考生为在川参加“大学生村官”(限全省统筹选聘人员)、“三支一扶”、“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人员或“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项目人员的证明材料原件和复印件各1份。证明包含考生是否在2018年12月31日前服务期满、考核合格、担任过建制村(社区)党组织书记、村(居)委会主任的时间等,或者是否在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服务期满、考核合格、在服务期间获得过市(州)、县(市、区)党委、省直部门及以上表彰的证明材料原件和复印件各1份。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曾在美国南部某华文学校做过一阵代课老师的王丽(化名),形容每周末“孩子们苦哈哈一张脸来上课,下课时高高兴兴”,令她感觉挺没劲。 “说起来还是美国使用人数第三多的语言,学生也大都是华人子弟,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教学会碰到那么大困难呢?”  周末暑期班语言环境还不够  小Q是她教过的一个学生,七岁,人聪明机灵,课前最后一分钟都要跟班上同学嘻嘻哈哈讲英文。 让他念课文的结果很随机,Q妈妈在家辅导过还好,反之则结结巴巴念不顺。

两岁前他会讲一点湖南话,那是外公外婆到美带外孙留下的印记。 因为爸爸并不坚持在家跟他讲中文,所以小Q一直进步不快。

  Q妈妈反映创造环境不容易,孩子在周末班结束不到一小时,自然而然就很少用到中文;去年暑假回中国探亲返美三天以后,讲着讲着又不习惯了。 他以为自己天然讲英文的,早忘了牙牙学语时代,说的是带湖南话口音的中式英语。

  小孩误会:妈妈讲的是外语?  Q妈妈是在儿子上了小学后发现他快速退步,遂送他去周末班“抢救母语”。

这一番苦心,其实也正是很多应家长要求而设华语文教育机构的初衷。

  在美国,外语课程一般要到中学才开设。

而到了那个时候,许多华二代的母语能力也几乎退化到要以外语而视之了。 在小Q眼里,都已经像是妈妈和老师让他讲一种奇怪的外语。

  缩减双语课英文真能学得快?  尽管让美国中小学生多懂一门外语的呼声渐高,但作为移民大国的美国,快速融合母语非英语新移民或本土出生学生的压力同样大。

  曾在纽约市公校任数学课双语教师刘先生认为,面向全美语言最多元化的110万学生群体的纽约市教育局,在双语教育方面做得还算可以。 从教育局网站可看到中文、韩文、阿拉伯文、法文、西班牙文、海地文等多语种翻译的信息。 “中文双语课程现在也越来越多。

”  他指出,双语教育有助大脑发育,不仅是智力发育,“双语小孩语音辨识能力强,对社会性情绪(socialemotion)较敏感,会在社交能力上更胜一筹。 ”多掌握一门语言,对孩子将来的职业发展也有利。

  290万使用者却只是社区性方言?  要让双语学生达到两种语言能力齐头并进,刘先生坦承并不容易。 现实中,一些过渡性双语项目,实施一旦有偏差,倒很可能令学生中英文能力俱损。 “以为学生通过了州英语能力考试,就不必再向他们提供双语课程,这其实不公平。

学生往往只是达到考试标准,未必能熟练运用。

这个时候让他们离开双语课堂,结果英语也没学好,母语又流失。

”  在一些“唯英语教育”立法州,可以想见学校对于英语以外语言的态度更不“宽松”。 学校气氛很容易让孩子感受母语低一等,更别提树立“母语骄傲”的心态了。   作为美国第一大外语的西班牙语,情况或许比华语不止好一些。

王丽说,仅一位之差,她个人明显觉得华语作为第二外语的地位要低得多。

“很多美国人在学西班牙语,让它几乎被视为美国人的另一种语言。

学校、电视、地铁、商店、机构自动服务语音……很多地方附有西班牙文翻译,或提供西语备选。

某种程度上它已经走出西语裔社区。 而华语号称有近290万使用者,在不少人眼里却好像仍只是一种新移民社区的方言。

”  师资教材与现实有些脱节  孩子们不爱学,王丽也毫不犹豫自承责任。

“我这个代课老师是很随意被选上。

”当年因先生去台湾工作,随行做全职太太,她给在台湾的韩国公司中层人员做过私教。 “这只算是打零工,赚零花钱,而一些老师从教前甚至还没我这样的履历。

”  王丽也反省不该用对外汉语的思维教华二代。

“那时候我会对孩子们说,学好中文以后工作机会多哦!设计一些课文,也讲到不少中国的事情。 家长倒是很支持,但孩子们兴趣了了。 ”后来发现,这几乎是她给韩国人设计课文一贯思路,只不过换作幼龄版。

王丽是这样看法:学一门语言如果老用来讲外国的事,孩子们容易把它联想成外语;当他们习惯用华语文讲述身边的事,形容华裔孩子自己在美国生活的喜怒哀乐,就会懂得这是他们身在美国而有实际运用价值的一门语言。   “一个好的华语文教师,需要很明确自己在教谁,教的是什么。 当然,第一步,学校要选对。 ”她认为,这样很大机会教师和教材水平会不错。   重拾幼学华二代寻根  出生在曼哈顿下东城,有一半古巴血统的梁莺英(AnaLeonBella)目前在华美协进社(ChinaInstitute)中文班(HeritageChinese)学习,同学都出生在美国。

大家程度不一,但都求学心切。

跟在家说西班牙语的梁莺英不同,班上有的同学从小在家说华语,口语比较强;而幼年上过课的梁莺英读写能力好一些。

  回忆当年,梁莺英会笑着承认,“那时候学得真不好,上课常常假装听懂。

”而家人在心上埋下的一颗种子,多年后当她自愿去浇灌,种子往下扎根,新苗破土萌发。

不管多难,这个在家每天要吃米饭的混血姑娘,都要把这门来自父系的语言学好。 (陆怡雯)编辑:晓凡关键词:教学;华文教育;双语教师;教育机构;华文学校;母语。


			华文教育海外现状:在美国教学到底难在哪儿

融资租赁作为一种新兴的融资模式,近年来在国内获得快速发展,2012年已经达到万亿元的规模。具有渠道丰富、方式灵活、节约税负、优化报表、促进销售等功能,非常适用于节能环保产业的大批企业。在节能环保领域,不少业务需要金融支持,锅炉窑炉节能、电机及拖动设备系统节能、余热余压利用、节能产品、节能服务产业;资源循环利用产业;污水处理、垃圾处理、大气污染控制、危险废物与土壤污染治理、监测设备方向等都有较大资金需求,且有国家政策支持,设备具有较好通用性,有较大市场作为支撑,适合融资租赁业务开展。但目前,很少有融资租赁公司在节能环保产业开展业务。  本文通过调查、访谈、资料调阅等方法,对节能环保产业融资租赁业务开展的政策法规、市场环境、业务开展情况、成功案例等现状进行调研和分析,分析节能环保产业融资租赁业务开展较少的原因,挖掘制约融资租赁业务开展的问题和障碍,提出进一步促进融资租赁业务在节能环保产业广泛开展的政策建议及市场策略。

3)永远不要在非工作时间内使用《番茄工作法》。2019年8月1日之后毕业的全日制在读生不属于此次考核招聘的范围。未在规定时间内取得相关证书的,不予聘用或不予进入下一步招聘环节,责任由应聘人员本人承担。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教育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