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顺口俄军司令斯特赛尔在水师营向日军乃木希典投降 ?

2019-05-15  来自: 教育理念

  

  

  

  

  

  

  

  

  

  

  

  

  

  

  

  

  

  

  

2楼4楼命军凤记最好的都城联队(宫崎县)的两个大队近入汉口市外,其余全部不许进城。 渡田支队发生暴行6楼1947年10月14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日本甲级战犯松井石根向法庭提交宣誓证词,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 同时,他还无耻地谎称,自己在战争结束时,才在美军的广播中第一次听说了南京大屠杀。

面对松井石根的狡辩,主诉检察官、来自加拿大的亨利.格兰顿.诺兰,以丰富的法律经验,对松井石根进行质询,当场打脸,揭穿了他的谎言,并将松井石根送上绞刑台。

2月15日,旅加华人余承璋来宁,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加拿大检察官诺兰档案》。 该档案共有3000多页,收录了诺兰的生平资料、证书和手稿等,其中三分之二涉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相关事迹,还原了当年法庭上诺兰一步步拆穿松井石根的过程。 [/face]南京大屠杀期间,松井石根担任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是日军在这个地区的最高指挥官。 要跟日本清算南京大屠杀历史,则必须清算松井石根的责任。 然而,松井石根在法庭上不仅坚称“不知南京大屠杀”,还特别指出三条免责理由,为自己辩护:“日军攻占南京时,我正在苏州卧病在床;而且我只在南京呆了五天,就离开了;作为华中方面军的司令,我对前线的官兵没有直接的指挥权。

”法庭上,经验丰富的诺兰用普通的对话形式,质询松井石根:“是谁说日军犯下了罪刑的?”松井石根:“至于是谁说的,我也说不清楚。 但应该说谣言最初是某个中国人的戏言,而这个谣言又由一些中国人和外国人加以传播。

”诺兰:“撇开谣言的玩笑一面不说,究竟是是谁告诉你这些谣言的?”松井石根:“至于是谁,我也记不起来了,但他也是我的一个部下。 ”诺兰:“是你手下的指挥官吗?”松井石根:“是的。 ”诺兰:“所以,你就去告诉阿本德先生,以免其使真相遭到误解。

”松井石根:“是的。 ”诺兰:“当时,你不是没有收到手下调查人员的调查报告吗?”松井石根:“是的,但我收到一些零星的报告。

”诺兰:“零星的报告,从谁那里获得的?”松井石根:“我指的是从宪兵那里获得的信息。

”诺兰:“你收到不止一个情报么?”松井石根:“不是我自己直接收到的,而我的部下每天都能收到。

”……在诺兰的追问下,松井石根不得不承认,1937年12月,他从记者那儿各类暴力事件;从宪兵那儿听到谋杀的报告;从日本领事馆领事那儿听到性质相仿的报告。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张生介绍说:“诺兰根据证人、证词和其他证据,不断地戳穿松井石根的谎言,证明他从下属的师团长、驻南京的日本外交官、宪兵和外国记者等途径,知道南京大屠杀,绝非对南京大屠杀一无所知。

同时,松井石根虽然生病在苏州,但他其实完全有能力制止这场屠杀。

”据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指出:“法庭认为有充分证据显示松井石根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

他没有采取措施,那些能抑制这些暴行的措施。

……众所周知这些命令(指松井发布的命令)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他既有权力,也有义务控制住他的军队和保护不幸的南京市民。 他必须为他的渎职行为承担刑事责任。

”最终,松井石根被处以绞刑,成为唯一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因南京大屠杀被判处死刑的日本甲级战犯。

[/face][/color]8楼问题是有“南京大屠杀”没有听过“武汉大屠杀”设立宵禁时间发现行人当场枪杀据《武汉文史资料》记载,武汉沦陷的第二天,日军就将江汉关钟楼的时钟拨快1小时,改为东京时间,称为“新钟”。 并强行规定每天下午5时至次日上午7时为宵禁时间,发现行人即当场枪杀。

1939年2月8日的《新华日报》报道称,“下午5时以后戒严,路静人绝,大有深山幽静之态。 华区无电灯更可怕。

”日军把武汉划分为军事区、租界区和难民区。

如今的汉口三民路至桥口、中山大道以南地带,以及武昌城外八铺街一带,都是当年所划分的难民区。 难民区进行监狱式管理,四周都用铁丝网圈起,在各个水陆要道设置武装岗哨,在难民区街道两端设立木栅栏,每天上午9时开放,下午3时关闭。

进出都要接受严格的搜身检查。

中国人进出还要向日本士兵鞠躬敬礼,并出示他们签发的“良民证”。

如果稍有怠慢,就会遭到拳打脚踢甚至有杀身之祸。 后来宵禁虽然解除,但行路必须携带“安居证”,每经过一道哨卡,必须鞠躬,然后立正听任检查。

万余中国人在大孚银行内骨肉化尽日军进驻武汉后无恶不作,恣意烧杀掠夺。 沦陷时期,日军有计划地在城内放火,大街上不断可以看到房屋燃烧,有时一天有10多处,有些地方大火竟连续7天不灭,火光映红了整个天空。

不仅如此,日军还对民众进行惨绝人寰的屠杀。 设在原大孚银行(今中山大道、南京路交会处武汉图书馆外借部)的汉口宪兵队,经常在市内滥捕滥杀无辜市民。

他们采用定期查户口、突击搜查旅馆行栈的方法,大批抓捕所谓嫌疑犯。 汉口宪兵队成了一座地地道道的杀人魔窟。 这里有多种极其残酷的审讯刑法,如狼狗咬、灌水、钉竹签、电烙、电针等。

宪兵队周围的居民,每当夜深人静时都可听到里面传出的阵阵惨叫声。 宪兵队杀人的方法更是残酷,挖眼、剥皮、镪水漫、刀劈、电死等,不胜枚举。 凡进去者没见活着出来的,半夜常常有尸体被运到江边抛掉。 据《武汉文史资料》,当时,车站路、友益街一带街道两旁的水沟时常流淌着被害者的鲜血。 原汉口日军特务部长、战犯福山太乙郎等1946年在汉口日本战犯拘留所曾有一段供词,称“在大孚银行硝镪水池内,骨肉化尽的中国人约有1万多”。

日寇在武汉四周遍设杀人场、埋人坑。

仅在汉阳的杀人场就有10多处。

汉口郊区的东西湖走马岭、岱家山公路桥附近和武昌大矶头等处,有大批中国人在这里被集中杀害。 汉口市郊的坦教湖是日军行刑场之一,1952年,在坦教湖发现了掩埋尸体的沟有60多条,其中尸体的头颅与身子都是分开的,许多尸骨上还有绳子、手铐和铁镣。

估计在这里被杀害的中国人至少在4000人以上。

2楼4楼命军凤记最好的都城联队(宫崎县)的两个大队近入汉口市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教育理念